快银小天使

all铁党。主盾铁副冬铁。其他的只吃一点点。

【盾铁】让我牵着你的小手直到永远

妖娆的猪肘子:

*生贺文,祝我爱着的这个二次元男人永远幸福快乐,永远被身边所有人爱着,永远被史蒂夫爱着。


*无聊的日常流水账,OOC预警。


±±±±±±±±±±


“霍华德我的老友,明天是托尼47岁生日。都是因为我,你才会亏欠托尼一个他应得的快乐童年。如果可以,我希望我可以弥补这个遗憾,哪怕一天也好。因为我爱托尼。没错霍华德,我爱你儿子,胜过一切。”


(1)


被一声巨响吓醒时,史蒂夫的第一个动作就是习惯性闭着眼睛伸长胳膊想去抱住托尼,然后——他搂了个空,那让超级士兵在一秒钟之内迅速完成了由迷迷糊糊到彻底清醒的快速转换。


史蒂夫冲出电梯时差点跟路过的克林特撞到一起。


鹰眼侠穿着卡通睡衣戴着一顶滑稽的尖顶睡帽,睡眼惺忪,手里拎着弓,“有人在公共休息室里引爆了一颗榴弹,队长,”他惊魂未定的贴着墙,用标准的潜行姿势猫腰前进,“我猜是九头蛇混进大厦来了,而贾维斯居然没有拉响警报……”


史蒂夫下意识的跟在克林特身后,视线落到后者的脚上,胖特工一只脚套着拖鞋,另外一只脚光着。


“并没有什么九头蛇入侵也没有什么榴弹,罗杰斯队长,”智能管家突然开口,“以及请收起你的武器巴顿特工,先生只是不小心摔碎了糖果罐而已。”


克林特困惑的眨眨眼,“铁罐在其他人都睡着以后悄悄溜到厨房偷吃糖果?呃……还是在凌晨三点半的时候?”他回过头,用同情的语气问,“队长,铁罐他一直都有这个癖好吗?”


史蒂夫莫名其妙。


“先生他有点小意外,罗杰斯队长,不过我已经扫描过先生的身体状况了,他很健康,”贾维斯犹豫了一下,“如果可以,请克制自己不要发出高分贝的刺耳叫声,巴顿特工,以免惊动浩克。”


听到托尼有意外,史蒂夫已经越过克林特一个箭步冲进了公共休息室。


“我的上帝……”在鹰眼侠爆发出尖叫前,史蒂夫抢先捂住了他的嘴巴。


一个光溜溜的小天使正站在流理台上,瞪着受到惊吓的大眼睛,流理台前面有一把椅子,大理石地板上是一只摔碎的玻璃糖罐,五颜六色的小熊软糖撒的到处都是。


“我认识你,”浑身赤裸的小天使用清亮的童音说,“你是美国队长,我刚从你床上溜下来。”


(2)


小男孩身上裹着毯子乖乖缩在史蒂夫胸前,从浓密的长睫毛底下偷看围了一圈的复仇者们。


娜塔莎捉住男孩露出外面的一只小脚丫轻轻塞回毯子里,眼神温柔。


“铁罐小时候居然这么可爱,”克林特试图戳戳男孩的漂亮脸蛋,被史蒂夫警觉的躲开了,“真不敢相信这样可爱的小天使长大以后会变成铁罐那样的恶魔……”接触到史蒂夫严厉的蓝眼睛,他尴尬的在嘴上比划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小家伙打了个呵欠更深的埋进史蒂夫怀里,胖乎乎的小指头绞着史蒂夫睡衣上的一颗纽扣。


“此情此景令吾不由得想起吾弟洛基,初到皇宫时洛基也是这样乖巧可爱,”索尔吸吸鼻子,“吾爱吾弟。”


克林特翻了个白眼,“索尔,这该不会又是你弟弟搞的鬼吧?”


“不,这次确实跟邪神没有关系,”布鲁斯匆匆走进来,“我和贾维斯仔细比对了托尼各方面的身体数据,并没有发现来自神域的魔法波动,”他伸手摸了摸男孩毛茸茸的小卷毛,“他非常健康史蒂夫。鉴于今天正好是托尼的生日,也许有人昨天碰巧许了个善意的愿望?我猜?”他安抚的拍拍金发青年的肩膀,“所以,托尼变小只是暂时性的。”


史蒂夫的脸一下涨得通红,他低下头宠溺的把嘴唇贴在男孩儿的额头上,小豆丁抬起眼皮,亮晶晶的蜜糖色瞳仁瞬间萌化了超级士兵的心。


“暂时性?”娜塔莎抱起双臂,“托尼会维持四岁多长时间?”


“如果我的计算足够精确的话,不超过24个小时,”布鲁斯微笑着转向史蒂夫,“照顾小宝贝的事就交给你了,我相信没有人能比你更快适应这个新身份,小托尼的罗杰斯叔叔。”


金发青年现在连耳朵都红彤彤的了。


“没劲,我还想带小铁罐玩一天呢,谁那么缺德许愿只许一天,”克林特嘟嘟囔囔的站起来,趿拉着一只拖鞋向外走去,“看来今年铁罐的生日Patay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了,大家都回去睡觉吧。”


“我认为克林特的结论下得过于草率,”娜塔莎俯身亲吻小托尼肉乎乎的脸蛋,察觉到史蒂夫瞬间绷紧的肌肉,女特工露出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放松罗杰斯队长,我预感到今天将会是漫长的一天,呣,鸡飞狗跳那种。”


(3)


史蒂夫侧躺着把托尼温软的小身体紧紧揽在自己怀里,男孩呼吸平稳垂着纤长的睫毛睡得很熟,一只小手紧攥着史蒂夫睡衣的衣领,乱糟糟的小卷毛蹭着史蒂夫的下巴。


霍华德是怎么做到对这个小天使视而不见的?史蒂夫满足的叹气,如果我有这样一个漂亮的小儿子一定会整天陪着他,要星星都想办法摘给他。


事实上,史蒂夫的这个想法在四个小时后的早餐时间被无情的击得粉碎。


那是娜塔莎预言的“鸡飞狗跳的漫长一天”的开始。


(4)


“不要胡萝卜,绿绿的树叶也不要,牛奶也不要,鸡蛋也不要!”


托尼撅着小嘴靠在椅子里,身上穿着娜塔莎临时用丝巾改造的,充满印度风情的纱丽装——史蒂夫做早餐前已经在网上一口气下单了数十套童装,但是他的小宝贝总不能光着屁股去餐厅吃早饭,所以……


史蒂夫耐心的把小家伙指点出来的食物都拣到自己盘子里,最后看着男孩面前的空盘子一筹莫展。玛丽亚是用什么把托尼养大的?


“乖,你不是想要吃一个餐盘做早饭吧?”史蒂夫揉揉托尼的小脑袋,小心翼翼的把半个煎蛋拨回去,“你最喜欢的七分熟的太阳蛋,要不要尝一口试试?”


“才不要,”小豆丁凶巴巴的抱着短胳膊,“我要吃那个。”他一撩小短腿就爬到了餐桌上,目标明确的朝着克林特的甜饼篮飞快的爬过去,一路撞翻了娜塔莎的果蔬汁和索尔的炸鸡桶。


史蒂夫在克林特的哀嚎声中迅速跳起来,一把抓起餐巾盖在男孩的光屁股上。老天,由于没有合适的内裤,小托尼在丝巾裙子底下什么都没穿。


克林特在黑寡妇和美国队长的眼刀威胁下放弃了跟小托尼的甜饼争夺战,眼巴巴的看着男孩拖着他的战利品爬回自己座位上,顺便又叮叮当当碰倒了布鲁斯的花生酱和一排果酱瓶子。


“我收回说铁罐是天使的那句话,操,”克林特咬牙切齿,“铁罐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魔鬼,从小到大!”


小恶魔心满意足的坐在史蒂夫腿上吃得满身都是甜饼渣,后者看着一片狼藉的餐桌神情复杂。


“哈哈,吾友钢铁之人幼时与吾弟洛基一样调皮!”大个子雷神隆隆的笑着把鸡腿塞进嘴里咀嚼,丝毫不在意托尼的小脚丫刚从上面踩过去。


(5)


兵荒马乱的早餐结束后,史蒂夫不得不重新把托尼带去浴室洗了个澡。


浑身沾满果酱和各种食物残渣的小家伙在浴盆里玩得不亦乐乎,等到史蒂夫好不容易用浴巾把他包起来抱到床上时,金发青年的裤脚都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沥水。


看着在一堆新童装里光着屁股,大大方方露着小鸡鸡快活的翻跟斗的托尼,史蒂夫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贾维斯?你在吗?”他求助的对着屋角的摄像头。


“如果你是想问怎样才能让兴奋过度的先生乖乖安静下来,罗杰斯队长,”电子管家的语调透着浓浓的宠爱,“答案是耐心等他睡着,或者敲晕他。”


“你没在帮忙贾维斯。托尼才刚刚睡醒,即使我能成功强迫他睡个午觉,那也是五个小时以后的事,”史蒂夫头疼的捏捏鼻梁,“后一种方法就更不可能了,你知道我永远都不会那么做,比起敲晕托尼我宁肯敲晕我自己……”


“敲晕人的活计我最在行,队长,”娜塔莎笑嘻嘻的在已经推开的房门上象征性的叩了几下,后面跟着探头探脑的索尔和克林特,“需要帮忙吗?”


“没错,你们来得正好,”史蒂夫回头看看床上折腾得正起劲的小祸害,一脸崩溃的摊开手,“我要去冲个澡换身衣服,你们能帮我照看一会托尼吗?”


“啊哈,漂亮宝宝的换装时间,”娜塔莎看着一大堆童装两眼放光,“交给我了史蒂夫,等你洗澡出来保证会还你一个帅气的小男朋友。”


“克林特,不许趁机掐托尼的脸蛋,”史蒂夫把浴室门拉开一道缝,伸出半个脑袋不放心的嘱咐,“不,胳膊和腿也不行,嗯,屁股也不行!”


克林特对着快速关闭的浴室门鄙夷的竖起一根中指。


(6)


史蒂夫擦着头发走进公共休息室,眼前的一幕让他瞠目结舌。


小托尼端端正正的坐在茶几正中间,身边散落着一堆花花绿绿的指甲油,他正在抿着小嘴认真的给索尔涂脚趾甲盖,大块头雷神咧着大嘴一脸慈祥的傻笑。


“史蒂夫抱抱!”看到史蒂夫走进来,托尼扔开手里的小刷子朝着史蒂夫张开双臂。


“你们……在干什么?”史蒂夫丢掉毛巾快步走过去接住托尼软呼呼的小身子,瞟了一眼厨房压低声音,“那些是娜塔的指甲油吗?我就冲个澡的时间,你们俩疯了,谁偷出来的?克林特?!”


“我还想好好活着,队长,”胖特工生无可恋的叉开五指,向史蒂夫展示了他被涂得五彩缤纷充满童趣的手指甲,“是娜塔自己拿给铁罐玩的,而且我如果不配合胆敢让铁罐发出一声——哪怕是疑似哭声——下场都会非常非常非常惨不忍睹。呃,这是娜塔莎的原话。”


“吾甚喜欢吾友钢铁之小人的涂鸦。”索尔把大脚一直杵到了史蒂夫的鼻子底下。


托尼在史蒂夫怀里扭着小屁股咯咯的笑,小胳膊亲昵的搂着史蒂夫的脖子,亮晶晶的大眼睛弯成了可爱的月牙儿。


史蒂夫忍不住使劲在托尼脸上啵了一口,小家伙马上快活的蹬着史蒂夫的大胸想要爬到他肩膀上去。


“你的巧克力冰激凌,宝贝儿,”娜塔莎从厨房走出来,“吃完冰激凌我们接着玩涂涂游戏,”她把托尼蹭歪的头巾整理好,后退一步满意的打了个响指,“酷!杰克船长。”


史蒂夫这才注意到怀里的小男孩头上包着一块奇怪的花头巾,“呃,这些都是我买的?”他不确定的问,同时扯了扯托尼绣着海盗标志的小马甲。


“是我买的,罗杰斯队长,”贾维斯语气轻快的说,“我严格统计分析了今年童装的流行趋势,加勒比海盗装是现在最受欢迎的。”


“队长,我就说你什么时候有了这么超前的审美,”娜塔莎拽了一张餐巾纸给托尼擦嘴,小男孩把脸埋进史蒂夫颈窝躲避餐巾纸时冰激凌蹭了史蒂夫一胸,“好吧,看起来你又要去换件干净衣服了。”


史蒂夫勾着嘴角看托尼,神情温柔。


“幸亏托尼只变小一天,”布鲁斯叹气,“你们这样带孩子会把他宠坏的,”托尼挖了一勺冰激凌对着博士抻长小胳膊,老好人又叹了口气,在史蒂夫充满嫉妒的眼神里小心的舔干净勺子里的巧克力,“谢谢你托尼,很好吃。”他腼腆的说。


(7)


在把大厦里所有人的手指甲和脚趾头都涂了个遍以后——包括自己的小手指和小脚丫,还包括笨笨的小机械爪子——小托尼终于玩腻了涂涂游戏,他哼哼唧唧的抱着史蒂夫的腿不肯撒手。


“中午可以让贾维斯叫外卖,或者由我和布鲁斯来做午饭?”娜塔莎试图把黏在史蒂夫腿上的小牛皮糖撕下来,那换来托尼带着气音的一声小小哽咽。


“吾也会做神域烤馍!”索尔赤脚站在流理台前,围绕脸庞的金色胡须上沾着紫色和绿色的指甲油。


史蒂夫把打蛋器丢回碗里,俯下身抱起可怜巴巴的小鬼头,“托尼的童年里只有今天这一天可以吃到我亲手煮的饭,我不想浪费掉这个机会,”他亲吻男孩软软的卷发和挺翘的小鼻子,后者马上乖巧的环住他的脖子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而且我已经根据贾维斯列好的托尼最喜欢的菜单准备了所有食材,光甜品就有十几道,”他宠爱的轻拍托尼的后背,“托尼午睡时我还要烤一个他最爱吃的蓝莓蛋糕,呃,三层的生日大蛋糕。”


女特工难得的露出一筹莫展的表情。


就在大家都无计可施的时候,克林特的手机响了。


托尼的视线很快被鹰眼侠手里装饰得花哩胡哨的小玩意吸引过去,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克林特。


弓箭手觉得后背发凉,头皮发麻,整个人都不好了。


(8)


史蒂夫把肉酱浇到烤肉上,回头看看托尼。


小家伙叉着小短腿坐在流理台上,攥着一把小螺丝刀专心致志的忙活着,大理石台面上散落着乱七八糟的小零件和各种工具。


除了趴在沙发上呻吟的鹰眼侠,复仇者们都兴致勃勃的在流理台边围观托尼五马分尸克林特可怜的新款手机。


“铁罐装好了就告诉我,布鲁斯,”克林特埋在沙发靠垫里的声音闷闷的,“手机里有寇森去年过生日时喝多了我偷拍的他撅着嘴向弗瑞索吻的照片,绝版啊!”


“我不认为托尼可以搞定这个,克林特,”班纳把滚到地板上的一个小零件捡起来放回托尼腿边,脸上挂着一个温和的微笑,“即使托尼是个名副其实的天才——别忘了他今天才刚满四岁。”


克林特又压了一个靠枕在脑袋上,“铁罐就是个恶魔!”他悲愤的说,“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小天使!!”


(9)


午饭跟早饭比起来情况好了很多,除了托尼对着史蒂夫精心准备的一桌大餐突然打了一个附送很多口水的大喷嚏以外——一切都该死的顺利。


小家伙没有再爬到桌子上去霸占不属于自己的食物(那是因为桌子摆太满了铁罐无处下脚!克林特尖着嗓子反驳),也没有吵着不喝果汁(那是因为铁罐还没有喝过咖啡不然他才不会喝那么幼稚的儿童饮品!克林特尖着嗓子继续反驳)。


史蒂夫好脾气的把托尼感兴趣的每盘菜都拉到他面前,纵容他丢开勺子直接用小胖手抓着吃,最后还本着不能浪费粮食的精神,把布满男孩爪印的樱桃布丁吃得干干净净,顺便还把男孩喝进嘴里又吐回杯子里的牛奶也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


克林特惊恐的盯着史蒂夫,最终在托尼抓着一块烤肉啃了半天之后又把那块布满小牙印和口水的烤肉塞进史蒂夫嘴里时——没忍住躲在桌子底下呕吐起来。


史蒂夫对铁罐是绝对的真爱。克林特设想了一下如果自己变回四岁让寇森照顾一天……他突然觉得有点嫉妒托尼。


(10)


史蒂夫把洗得香喷喷的托尼抱到床上,小家伙四仰八叉的躺在枕头上。


“罗杰斯队长,”他拍着自己圆滚滚的小肚皮,模仿女特工的口气,“我能不睡觉吗?”


“不行小甜心,”史蒂夫红着脸把托尼的小手从他自己的小鸡鸡上拿下来,“你答应乖乖睡午觉的话,我可以给你讲个好听的睡前故事。还有,叫我史蒂夫。”


托尼忽闪着长睫毛在睡午觉和做游戏之间犹豫不决,史蒂夫耐心的等着古怪精灵的小豆丁做出最后决定。


“好吧,我要听美国队长打飞机的故事。”托尼乖乖的躺好让史蒂夫给他盖上被子。


“咳咳咳,是开飞机,托尼……”史蒂夫被口水呛到咳得翻江倒海。


“美国队长开着飞机打飞机的故事。”托尼奶声奶气的皱着小眉毛补充。


史蒂夫挫败的捂住脸。


(11)


史蒂夫刚把巨大的生日蛋糕端到餐桌上,贾维斯就告诉他托尼醒了。


连围裙都来不及解,金发青年一路狂奔到卧室,在走廊里听到托尼撕心裂肺的哭声,史蒂夫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嗨小甜心,我在这里。”他一把推开卧室门冲到床边。


托尼孤零零的坐在一堆被单中间,哭得满脸都是鼻涕泡泡,看到史蒂夫就摇摇晃晃站起来深一脚浅一脚的扑过去。


史蒂夫把哭得一抽一抽的小身体拥在胸前,任凭托尼用小胳膊死命箍着他的脖子,“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托尼,我就在这里……”他低头用嘴唇触碰男孩汗津津的小肩膀,眼眶热热的。


“先生小时候每次午休醒来都会起床气爆发,”贾维斯的语气充满怀念,“有时候我需要抱着他整个下午才能让他平静下来,没有父母陪伴的孩子总是会更多的缺乏安全感。罗杰斯队长,请放下一切事情,就……只是陪着先生。谢谢。”


“我会的贾维斯,我保证一下午都不会离开托尼的视线,”史蒂夫轻轻抚摸男孩稚嫩的后背,亲吻他半透明的可爱耳垂,“嗨宝贝,想不想跟我去看看你的生日蛋糕?”他笑眯眯的抵着托尼的额头,“比你还要高哦。”


托尼小小的打了个嗝,“可是我不要穿鞋子,我要史蒂夫抱着我去。”他细声细气的贴着史蒂夫的耳朵说。


“嗯哼,”史蒂夫抠了下托尼柔软的小脚心,“条件是托尼不许再哭。”


男孩把脸埋进史蒂夫的颈窝里。


(12)


史蒂夫把爆米花从微波炉里端出来,侧头看看乱做一团的餐厅,嘴角的笑纹慢慢扩大。


奶油大战还在激烈的进行中,他的视线扫过复仇者们糊满各色奶油的脸,落在托尼小小的身影上。


他下午花费了几个小时烤制的巨型蓝莓蛋糕现在惨兮兮的瘫在餐桌上,托尼站在餐椅上小手撑着桌面,踮着脚撅着小屁股正在啃蛋糕中间的巧克力,那是个Q版钢铁侠造型的大块巧克力,盔甲的脑袋已经被小家伙啃掉了一半。


托尼的小西装上沾满蓝色的果酱,棕色小卷发里堆着一大团粉红色的奶油。那清理起来一定很麻烦,史蒂夫有点发愁的想。


觉察到史蒂夫在看他,托尼回过头朝着金发青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清澈的大眼睛映着水晶灯熠熠生辉,“史蒂夫夫夫夫夫——”他张开手臂索要抱抱。


史蒂夫毫不犹豫的快步奔过去,迎着克林特和索尔的奶油炮弹把脏兮兮的男孩揽进怀里。


(13)


“我好喜欢你,史蒂夫,”托尼把一个带着沐浴露香味的吻印在史蒂夫脸颊上,“托尼长大以后也要跟史蒂夫睡在一起。”他认真的翘起小手指跟史蒂夫拉勾。


“那正是我想对你说的话,小甜心,”史蒂夫把一个小盒子放进托尼的小手心里,“打开看看,宝贝儿。”


男孩使劲掰开盖子,金红色的丝绒底托上安静的嵌着一枚闪着微光的铂金指环。


“生日快乐,托尼,”史蒂夫把指环套到托尼的大拇指上,“认识上面的字母吗?”他慢慢转动小圆环,“S & T,这是我们名字的缩写,史蒂夫&托尼。”


小家伙好奇的动动大拇指,金属小圆环晃荡了一下掉在床单上。


“明天早上你就明白了,”史蒂夫把指环塞到托尼的枕头下,“现在,想听什么睡前故事,托尼?”


(正文完结)


彩蛋一


史蒂夫是在托尼的尖叫声中醒来的,他闭着眼睛把托尼捞进怀里,手掌紧贴着对方软绵绵的小肚子。


“我做了个诡异的梦,史蒂夫,”小胡子男人挣扎着转过身,向史蒂夫展示他手心里的东西,“我梦到枕头底下有一枚戒指,然后我就伸手摸了一下……”


“然后?”史蒂夫捉住托尼的手,憋着笑一根一根亲吻他的指尖。


“然后果真他妈的有一枚戒指!”托尼激动得嘴唇微微颤抖,“别告诉我你昨天跟我求婚了史蒂夫!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事实上我确实求了。”史蒂夫笑嘻嘻的把指环套到托尼的指头上。


“该死!我一定是喝多了才会错过自己的求婚!”托尼沮丧的扯着自己的头发,“那么,”他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问,“我……答应你的求婚了吗?”


“你没说,”史蒂夫耸耸肩,看到男人瞬间垮下去的眉毛,他忍不住探头啄了下托尼的嘴角,“不过你说你喜欢我,还说要跟我永远睡在一起,最后我们还拉了勾——那是你表达愿意的意思?我想?”


托尼扑上去狠狠吻住了史蒂夫的嘴唇。


彩蛋二


“史蒂夫,我们的婚礼也定在我的生日怎么样?”


“虽然等的时间有点长,不过你说了算,亲爱的。”


以后万一我走在你前头了,你就会少一个想起我的日子,我不要你在我的生日,求婚日,结婚日,反复反复的因为思念我而伤心,史蒂夫。


傻瓜,如果你真的走在我前头了,每一天我都会因为思念你而痛彻心扉,无关你的生日,我们的求婚日,我们的结婚日。


彩蛋三


托尼生日后的第二天,复仇者们每个人都得到了一份没有落款的礼物。


娜塔莎的礼物是一整盒昂贵的指甲油。


索尔的礼物是一封邀请洛基来大厦小住的请帖。


布鲁斯的礼物是一套他心仪已久的实验器材。


克林特的礼物是一部SI生产的最新款限量版手机……和手机自带的数十张寇森的私家照,除了有他喝醉向弗瑞索吻的照片,还有他穿着露胸美国队长款短裙和黑丝袜的女装照。


而史蒂夫,他的礼物是一个老二上系着金色蝴蝶结的,光溜溜的,钢铁侠。


±±±±±±±±±±


完结!


碎碎念:


今天是外婆下葬的日子,上午十点。从墓地回来,我顶着混乱的脑袋倒在床上时,才想起今天是托尼的生日。


两个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忽然就想码一篇大盾带幼铁的文,就像外婆之于我,无限的宠爱。


我红肿着眼睛默默打开手机开始码贺文,悲痛的心情,欢乐的贺文。


最后,请大家继续支持我正在预售的甜饼合集本《SWEET》,下次更文宣传不知道要过多久了,最起码要等我收拾好心情不再把负面情绪带给大家才行对吧。鞠躬。


祝大家吃粮愉快。

评论

热度(375)

  1. 快银小天使妖娆的猪肘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