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银小天使

all铁党。主盾铁副冬铁。其他的只吃一点点。

【盾铁】奇招尽出

妖娆的猪肘子:


*美队生贺文,祝罗杰斯队长生日快乐!


*OOC,傻白甜,不喜勿点,谢谢!


(1)


一周之内第二次被挡在自己丈夫的实验室门外时,史蒂夫觉得他的心情已经不能简单的用沮丧这个词来概括了。


莫名其妙被托尼取消了最高权限拒之门外就已经够让美国队长感到不爽的了,更让史蒂夫不爽的是,他很清楚门的那一面还有个看到他丈夫就两眼噼里啪啦乱冒蠢星星的、斯塔克的、帅哥小迷弟——现在正跟他的万人迷丈夫关在一间屋子里。


“贾维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又是彼特在里面吧?”史蒂夫看着被调成单向的玻璃门,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托尼和那个蜘蛛小子到底背着我在鬼鬼祟祟搞什么鬼?”


“这个问题先生有设置特别权限。我很抱歉罗杰斯队长,”电子AI停顿了一下,“你要相信先生是不会恶意隐瞒你任何事情的,呃,你相信先生吗?”


“当然,”史蒂夫对着天花板角落的摄像头抱起胳膊,“很明显托尼并没有试图隐瞒我任何事情,”他指了指黑乎乎的玻璃门,“比如现在,他跟蜘蛛侠只不过是呆在一起,升级装备?”


“你从我这里套不出你想知道的那个答案,罗杰斯队长。”


“好吧,告诉托尼我来过了,”金发青年悻悻的转身,“还有,别幸灾乐祸贾维斯,我跟我丈夫之间没有秘密,我们分享所有的事,我们也没有该死的婚姻危机,”他在踏上楼梯时郑重的回头强调,“托尼一向都对我毫无保留——如果你想知道这个的话!”


“是的,罗杰斯队长。”电子管家彬彬有礼的回答。


(2)


史蒂夫坐在沙发上,膝盖上摊着一本书。


“你已经盯着那一页半个小时了,”巴基丢开游戏手柄去果篮里翻李子,“伙计,我打赌你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史蒂夫不说话。


巴基咔嚓咔嚓啃完一颗李子在裤子上蹭了蹭手,史蒂夫还是垂着头一言不发。


就在巴基以为他会盯着那本书继续保持沉默时,史蒂夫突然闷闷不乐的问,“巴基,你觉得我是不是老了?”


巴基转转眼珠,“你家小矮子这么说的?”


“没有,就,我自己觉得,”史蒂夫叹了一口气,“过了后天我就九十九岁了,没有人能对一个落伍的百岁糟老头永远保持激情,特别是像托尼这样站在潮流顶端的未来学家,”他苦恼的用手掌盖住自己的眼睛仰面靠在沙发上,“我讨厌过生日,巴基。”


“不过生日你也九十九岁了史蒂夫。所以你是想说你丈夫开始厌倦你了?”巴基捏着胖下巴想了想,“你们几天打一炮?你有没有每次都把托尼操到高潮?他还愿不愿意主动提出吸你的老二?”


“巴基!这不是重点!”史蒂夫的脸一下涨得通红。


“得了吧老友,这就是重点!如果你们一个月都没有一次热辣的维持两个小时以上的性生活……”


“一周六次,”史蒂夫语速极快的小声说,“每次三个小时。”


巴基愣了一下,翻了个嫌弃的白眼,“那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哪个一百岁的糟老头能有你这样的体力?”他拿起另一个李子送到嘴里一边啃一边嘟囔,“托尼不老死也迟早被你给操死!如果我们的大侄子是因为你过度频繁的性生活厌倦你的——伙计,我建议你在床头贴一张我们老友霍华德的照片。”


“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巴基,”史蒂夫连脖子都红成了一片,“托尼最近总是和彼特关在实验室里,而且他们俩呆在实验室时我连进去的权限都会被取消。”


“如果你已经排除了托尼菊花被过度使用的可能性——我怀疑你的骚包丈夫搞上了蜘蛛侠,”巴基扔掉果核,用很肯定的语气说,“托尼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瞒着你,史蒂夫。”


史蒂夫仔细回想。托尼会在床上喋喋不休的跟他谈论每天干了什么见了什么人,偶尔还会在一起洗澡时跟他念叨原子对撞热磁射线之类的——当然那部分是他基本上一句都听不懂的鸟语。


托尼甚至把他的指纹都扫进了自己的手机里,“这样你就可以随便解锁我的手机了,甜心,”史蒂夫记得托尼当时的表情——小胡子男人亲昵的靠在他怀里,脸颊上是激烈性事后淡淡的红晕,“在你这里我是完全透明的。”


“托尼绝对不会出轨,”史蒂夫坚定的对巴基说,“他不会那么对我。”


巴基不置可否,“就算他现在还没有红杏出墙,老伙计,”巴基上下打量了一圈史蒂夫的格子衬衫和卡其休闲裤,“我要是托尼也没胃口总跟一个打扮得就像是我外公的老男人上床,”他撇撇嘴,“即使是每次在床上都能折腾三个小时的饥渴老男人。”


“所以,我看起来真的老了?”史蒂夫有点慌了手脚。


巴基比划了个“放心一切尽在掌握交给我就ok”的手势。


(3)


托尼围着浴巾赤脚走出卫生间时吓了一大跳。


史蒂夫光溜溜的撅着屁股站在床尾的地板上,一只手撑着床栏杆,笑容荡漾却耳尖粉红。


托尼目瞪口呆。


他的视线从对方用发胶固定得硬邦邦的莫西干发型一路向下,扫过系着小铃铛的紫色领结,最后落在史蒂夫缀满蕾丝蝴蝶结的粉色丁字裤上。


托尼后退一步,紧张兮兮的咽了一口唾沫,“操!贾维斯……”


“已经全身扫描完毕,先生,”摄像头的红灯闪了闪,“您床边的S形妖娆男人正是您的合法伴侣史蒂夫•斯塔克•罗杰斯先生。”


“你,确定?”小胡子天才一脸受到惊吓的滑稽表情。


“嘿,放松托尼,”妖娆男人尴尬得快要撑不住造型了,“我是不是吓到你了亲爱的?”他抓起床尾凳上的衬衫遮住裆部,窘迫的连大胸都红彤彤的,“我就知道不能听巴基的……”


托尼惊魂未定的眨眨眼。


“巴基说我就像你的外公,”史蒂夫扯掉领结老老实实的站军姿,“他说我应该试着在卧室里表现得新潮一点,呣……就,活力四射青春飞扬什么的……就像彼特那样,”他万分沮丧的垂下眼皮,“好吧从你的反应来看我一定搞砸了。托尼,事实上这是我所能接受的最大尺度的新潮了……”


“呃,彼特?”托尼挑起一侧眉毛。


史蒂夫心虚的偷看托尼,后者在接触到青年懊恼的蓝眼睛后爆发出一阵大笑,“老天,美国队长居然会穿着……”他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得面红耳赤,史蒂夫冲过来手足无措的帮他拍背,“咳咳咳,贾维斯,把刚才的视频传到我的手机里,鸡冠头要拍个脸部特写,侧光和逆光都要!”


“如您所愿,先生。”


史蒂夫耷拉着眉毛,一副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的可怜冏态。


好不容易收住笑声,小胡子男人使劲搂住垂头丧气的金发青年,大眼睛亮晶晶的,“你究竟在担心什么史蒂夫?不,你才不需要什么见鬼的新潮,在我这里你一直都是最新潮的,”他撩起史蒂夫胯间的格子衬衫坏笑着往里瞄,“当然这倒不是说我就会拒绝我丈夫偶尔的小情趣,毕竟穿丁字裤的美国队长不是天天都有机会能看到的。”


“托尼!!”


(4)


经过一晚上翻来覆去的考虑,晨跑时史蒂夫终于下定决心不再去纠结托尼和彼特的事。


结束晨跑后,他特意拐了个弯去托尼最喜欢的那家甜品店买了一盒甜甜圈,提着盒子走进电梯时史蒂夫心情舒畅。


一个小屁孩对我完全构不成威胁,他安慰自己。托尼毫无疑问是爱我的——虽然他从来不会把“我爱你”挂在嘴上——不然他也不会同意跟我组建家庭。


想到家这个词,史蒂夫忍不住勾起嘴角,“贾维斯?”


“先生在实验室,罗杰斯队长。如果你是想问这个的话。”


“呃……”史蒂夫的心情瞬间阳光灿烂转乌云密布,“托尼从来不会这么早起床,所以?”他皱起眉毛。


“和帕克先生,”贾维斯干巴巴的说,“我假设你不是想现在送甜甜圈下去给先生。”


“我又一次被取消了最高权限?”史蒂夫憋着气咬牙切齿的问。


“只是暂时的,罗杰斯队长。”


好吧巴基是对的,托尼确实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瞒着我。


史蒂夫把甜甜圈塞进冰箱里,脑子里飞快的盘算着要怎么不动声色的扳回一局。巴基那些不靠谱的馊主意是指望不上了,赢回爱人的心这种事只有靠自己了。


托尼有着一颗世界上最柔软的钢铁之心,史蒂夫想,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


家。


(5)


托尼推开卧室门,他的帅丈夫裸着性感的肌肉靠在床头看书。


“你错过了门禁时间,亲爱的。”史蒂夫从书里抬起头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你要罚我去门口面壁吗?”托尼笑嘻嘻的凑过去在史蒂夫嘴唇上响亮的亲了一口,“还是罚我给你来一发漂亮的口活?”他满意的看着超级士兵迅速红透的脸挤了挤眼,“鉴于再过,呣,十六分钟就是我丈夫的九十九岁生日——我强烈建议你选择后一种更加惨无人道的惩罚方式。”


史蒂夫揉揉托尼乱糟糟的头发,叹了一口气,“去洗澡托尼,你闻起来就像泡在机油罐子里的咖啡豆,过期那种,”托尼故意用长睫毛在他胸膛上刷来刷去,那让他积聚了一整天的不满现在一点都发不出,“然后,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哇哦,这么巧我也有东西要给你看,”托尼把工装裤的背带从肩头褪下去,脏兮兮的裤子被留在浴室门口,“等我五分钟就好,甜心。”


史蒂夫心不在焉的转转无名指上的指环。浴室门没有关,托尼混着水声的生日快乐歌断断续续传出来,像一汪浓稠的蜜糖水缓缓裹住了史蒂夫的心。


光线柔和的小夜灯,床尾凳上的情侣浴袍,地板上皱巴巴团成一堆的工装裤,莲蓬头下满身沐浴露泡泡的爱人——史蒂夫心满意足的叹气,家的感觉。


“来不及换衣服了,”托尼冲出浴室,一边抓起自己的浴袍往身上套一边把史蒂夫的浴袍扔给他,“大兵,准备好看我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了没有?”他回头朝天花板上的摄像头打了个响指,“你还在等什么,贾维斯?就现在!”


史蒂夫刚来得及系好腰带就被托尼大力拖到了窗边。


调成暗色的落地窗玻璃慢慢变得透明,曼哈顿璀璨的夜景逐渐清晰,对面楼顶的巨大霓虹灯广告牌变换着五光十色的灯影。


史蒂夫从背后环住托尼的腰,侧头轻吻托尼泛着潮气的卷发,“很好看。”


“很好看。”托尼重复,映着华灯的大眼睛流光溢彩。


“我是指你的眼睛,亲爱的。”史蒂夫把下巴放在托尼肩膀上,语气温柔。


“我是指广告牌,甜心。”托尼一本正经的耸耸肩。


史蒂夫困惑的眨眨眼。


“相信我,惊喜总是无处不在。耐心点大个子,”托尼放松的倚在史蒂夫怀里,“一会想哭的话记得别把鼻涕蹭在我身上。”


两个人安静的俯视着纽约星星点点的灯海。


突然,对面广告牌的霓虹灯一下熄灭了,巨大的屏幕变成了一片深蓝色的夜空,繁星闪烁。


史蒂夫吓了一跳,“托尼,别告诉我那个是你干的。”


“事实上那个是我干的,罗杰斯队长,”智能AI语气轻快的插话,“纽约时间,零点整。”


“生日快乐,史蒂夫。”托尼仰头在史蒂夫脸上使劲啵了一口。


一个灵活的身影在那片星空前不停穿梭,经过之处拖着一条闪闪发光的丝线,很快,不断变粗的丝线变成了七彩的荧光丝带。


史蒂夫盯着那条丝带,眼眶发热。在闪烁的星空背景映衬下,彩色丝带拼出了三个巨大的单词。


I   LOVE   YOU


蜘蛛侠倒挂在最后一个字母上隔空行了个调皮的军礼,甩着蛛丝消失在广告牌后面。


“喔,我想说小虫练了一整天还是不够完美,”托尼有点遗憾的咂咂嘴,“O不够圆润,V的比例明显有点小,而Y的两个分叉不均匀……”


史蒂夫扣着托尼的后脑勺,把那些喋喋不休的唠叨全部堵回了挑剔的小胡子天才嘴里。


一个漫长的热吻过后,托尼气息不稳的靠在史蒂夫怀里,手指紧攥着对方浴袍的领口。


“老天,你是怎么做到的,”史蒂夫回头看着那排绚丽的字母,“托尼,这太超过了……”


“蜘蛛男孩做到的,”托尼一脸无辜,“我只不过花了点心思研究怎么才能把各种颜色的荧光剂加到蛛丝发射器里,”他得意洋洋的摊摊手,小胡子得瑟的快翘到天花板上了,“我觉得如果字体再斯塔克一些视觉效果会更好,或者我应该造一套专门搞这个的马克出来?也许明年你一百岁生日时我就可以用吐丝马克给你射一封情书出来也不一定,钢铁侠总是无所不能的……”


史蒂夫宠爱的抱着唠叨起来就没完没了的小胡子男人,弯着嘴角,眉眼温柔。


“所以寿星外公,你对我的礼物还算满意吗?”托尼在史蒂夫回答之前,龇着牙露出一个凶巴巴的表情,“想好了再说,美国队长,这可是第一次没有让贾维斯提醒我自己记住的,你的生日。”


“那是因为罗杰斯队长提前一周在您的手机里设置了提醒闹铃,先生。”


“闭嘴老贾,我恨你!你真煞风景!”


“我也爱您,先生。”


“还有我。我爱你,托尼。”


(正文完结)


彩蛋来一发


“我也有礼物要给你,托尼。”史蒂夫从枕头底下抽出一个扁扁的纸盒子。


“今天又不是我生日,再说我过生日时你已经送了超棒的画像簿给我,”托尼盘腿坐在床上,好奇的拨了下纸盒子上系的金红色缎带,“嗯,顺便一提,我最喜欢的是里面我光屁股跳钢管舞的那张。”


“托尼——”史蒂夫无奈的拉长声调,“你确定你真的要毁掉你营造了一晚上的浪漫气氛?”


“嗯哼,艺术生的浪漫情结。”托尼乖乖闭上嘴,摆出一副乖巧的样子。


史蒂夫解开缎带,慢慢打开盒盖。


“哇哦……”


一张曼哈顿地图,地图的轮廓被亮晶晶的小钉子整整齐齐的围了一周,复仇者大厦所在的位置被钉子圈成了一颗漂亮的小小的桃心,以这颗小桃心为中心点,无数根红色的细丝线呈放射状覆盖了整张地图。


“这里是我们的家,”史蒂夫牵起托尼的手,握着他的食指小心翼翼的触摸那颗桃心,“你给我的家,托尼。遇到你是我从冰块里醒过来以后最美好的事情,”他亲吻托尼的指尖,嘴唇在托尼的婚戒上长久流连,“谢谢你愿意陪着我过平淡无聊的日子,谢谢你不嫌我是个过时的糟老头,谢谢你没有想着出轨……”


“等下傻大个!我不是存心要破坏浪漫的,但是,”托尼没忍住翻了个白眼,“首先,我不觉得我们的婚姻生活平淡无聊,每次跟你上床我都会头晕目眩、体温升高、呼吸困难……”


“你说的那是流感,亲爱的。”史蒂夫好笑的打断托尼的高潮描述。


“其次,我的腰现在还酸得就像要断掉了一样,我们两个人之间我才是更像老年人那个,”史蒂夫马上内疚的帮托尼揉腰,“最后,出轨?你说真的史蒂夫?一周六次火辣的床上运动,你从哪里得出我还有精力去乱搞婚外情的结论?”托尼聪明的眯起眼睛,“你居然怀疑……我跟彼特?”


史蒂夫规规矩矩的跪坐在床上,一脸“对不起我错了求原谅别揍我”的夸张表情。


两个人隔着爱心地图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一会,“如果你能再穿一次粉色丁字裤我就当这事没发生,”托尼俯身过去贴着史蒂夫瞬间变红的耳垂说,“鸡冠头,铃铛领结,以及——附加钢管舞,”他托起史蒂夫的下巴,慢条斯理的印了一个吻在后者的番茄脸上,“我会在你的松紧带里塞满钞票的,美国队长。”


——————————
——————————


完结!


碎碎念:


好想看铁罐各种作死撩撩撩大盾,然后不但被腹黑盾不动声色的给撩回去,还被撩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闭嘴肘子!你可是一只纯洁的清水肘子!】


好吧,其实我最想看大盾各种无下限宠爱铁罐,男友力分分钟大爆发。


关于那副爱心地图,看照片吧,来源于网上,表白高手在民间啊,果断给跪了!


最后祝大家吃糖好胃口!


 

评论

热度(315)

  1. 快银小天使妖娆的猪肘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