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银小天使

all铁党。主盾铁副冬铁。其他的只吃一点点。

【盾铁】受伤的总是Tony

大家好我叫中栗旬:

甜甜甜


我就是要狗血咬我啊




“真是烦透了。”Tony回头看了眼坚贞不屈的跟在自己屁股后面飞的外星人,厌烦的吼道,“Clint,多来几箭清干净他们。”


“诶你可省着点吧,我没几支箭了。”


“Thor这个时候回什么阿斯嘉德啊!”Tony瞄了眼电量,回身打落一只追上来的外星人,咬牙切齿的说。


他的移动充电宝啊……


“Tony你不要乱走神,你后面又来了一只。”Steve一盾铲飞外星人,黏糊糊的液体喷了自己一脸。


“Steve你总盯着我也很危险。”


被Tony习惯性呛声的Steve略有不爽的用力扔出盾,出人意料的没有正中外星人的前脸,反而被外星人反手拍开,不偏不倚力气十足的砸在了Tony的头上,Tony立刻从半空掉了下来,Steve吓白了脸,猛冲过去接住他,把自己垫在下面,两人摔作一团。


“Tony,你受没受伤?”Steve也被撞的够呛,后背被一路摩擦过来的地方火烧火燎的疼,Tony很想回答他,但是振金砸在头上让他整个盔甲里都在发出巨大的回响,震得他头痛欲裂。


“Tony?Tony!”Steve扶住他用力的晃了晃,希望得到一点回答,起码让他知道这个盔甲里的人是不是还有意识。


Tony勉强扶住脑袋,用力的甩了甩头,想把眼前的漂浮物甩掉,“我,我没事。”


听见Tony回话的Steve好歹放下了点儿心,接住黑寡妇扔过来的盾,反身回到战场,时间紧迫,实在没有功夫留给他们腻腻歪歪。


“Jar,你知道该怎么做。”Tony皱着眉紧闭着眼睛,头还是很疼,但并非忍不了。


“Sir,需要我为您进行扫描吗?”


“等打完的吧,我觉得……还好。”


Jarvis不再说话,操纵着战甲完成属于钢铁侠的战斗任务,战斗一结束,Steve就扛着盾冲过来,双手抓住Tony的肩,急切的说。


“打开面甲,让我看看摔没摔出什么问题。”


“能出什么问题……不就是砸一下么。”Tony嘴上这么说,还是顺从的打开面甲,突然愣住了。


“……Steve,我打开面甲了吗?”


Steve看着Tony的眼睛的焦距飘忽不定,心下已觉不妙,听到Tony这么问,心脏骤然一缩,试探性地问,“Tony,你看不见吗?”


Tony瞪大了眼睛,无措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手在眼前晃了晃。


“Steve……我看不见了……”




“头部剧烈撞击,玻璃体出血了。”Banner揉了揉脖子坐回椅子上,什么世道啊,打仗的时候要变Hulk,打完仗还得变医生,心好累。


“不是永久性的吧。”Steve紧张的问。


“当然了,淤血自己会消的,过几天就会好。”


Tony松了口气,他比谁都清楚,一个科学家的眼睛是多么重要,何况他还不只是一个科学家,他还有保护这个城市的职责。


“对不起Tony,是我害你变成这样的。”Steve摸了摸Tony头上的淤青,自责又心疼的说。


“你要是没接住我,也许伤的更重,算你功过相抵吧。”Tony蹭了蹭Steve的掌心,握住他的手,调笑道。


“况且这几天我还需要一条导盲犬。”


“随时为您服务,先生。”Steve轻笑着亲了亲Tony的手背,把他扶起来,亦步亦趋的把Tony领回了卧室。


全程旁观了这两个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的Banner医生表示自己现在也很想瞎一瞎。


其实Steve是想直接把Tony背回卧室的,但是骄傲的钢铁侠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这么少女的行为,说是会影响他铁血真汉子的形象,听他这么说的Jarvis十分想开口说,他以前昏过去的时候都被Steve公主抱过,介于自己内存条的事还没解决,Jarvis还是选择了乖乖闭嘴。


Tony被Steve放到床上的时候,手拂过Steve的后背,猝不及防的摸到了一手粘腻,Tony皱起眉闻了闻手上的气味,熟悉的铁锈味从指间传来,Tony吓的几乎要跳起来。


“Steve你受伤了?!”


Steve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后背还有一大片擦伤这件事,“没什么,一点小伤口。”


“胡扯!一点伤口会流这么多血吗!Jar!告诉我受伤面积!”


Jarvis无视了Steve的挤眉弄眼,淡定的说“后背68%受伤,中度擦伤,部分伤口还未开始愈合。”


“是不是接我的时候弄伤的?”


“反正血清的作用下,愈合很快的。”不会说谎的Steve避而不答,轻松的说。


“你知不知道我和盔甲加一起到底多重。”


“是我害你掉下来的,作为惩罚来说,我甚至觉得伤口太浅了。”


“你要是非这么算,那我害你受过的伤加起来都够我以死谢罪的。”Tony气呼呼的说,“Steve,你和我之间要是把账算这么清楚还有什么意思。”


Steve凝视着Tony没有焦距,却光彩依旧的大眼睛,笑了起来,“你平时要是也这么坦诚多好。”


“你快去找药和纱布。”Tony一时语塞,生硬的转了话题,推了推Steve。


“我去让Banner帮我处理就行,你眼睛……”


“怎么着,觉得我残废了,连药都上不好?”Tony装作生气的样子反问,他才不会让别人看且触摸自己全美最辣的男朋友的肉体呢,想都别想。


Steve认命的找来药和纱布,Tony在Jarvis的指引下,东一下西一下的给Steve涂好了药,整个过程Steve都拼命的忍住了没发出一句痛呼,他甚至觉得以后神盾逼供可以把这个作为一种逼供手段,绝对比电击什么的来的有效。


Tony摸着Steve的肌理,都能想到Steve那宛如神祇的身体上到底有多可怖的伤痕。


“甜心你不是疤痕体质吧?”Tony担忧的问。


“应该不是,不然我身上早就全都是疤了。”Tony的手放在他的后背上有些发痒,Steve随手拿起纱布,把自己缠起来。


第二天一早,Steve惯例出去晨跑,Tony翻身没有摸到那个熟悉的温暖的身体,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四周,愣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暂时失明这回事儿。


“Jar,现在几点了?”


“六点半Sir,纽约已经日出了。”


听到这个时间,Tony大概知道Steve做什么去了,但知道归知道,独自面对黑暗的恐惧远比他自己想象的来的多,好像坠入了冰冷的深海,四肢百骸都带着刺骨的寒冷,连呼吸都变得十分困难。


Tony下意识缩了起来,抱起膝盖团坐在床上,从失明那一刻开始他就下定决心不能扯Steve的后腿,可是他没想到事到临头他会慌张至此,仅仅就因为Steve没有在自己身边。


Tony从未觉得自己如此无助过,就算是在被暴徒关起来的时候,他都能用简陋的材料做出他的第一个反应堆、第一套装甲,但是他现在面对无穷的黑暗,居然毫无抵抗之力。


都是Steve害的自己变软弱了,Tony恨恨的想,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是自己甘愿变成这样的,已经戒不掉那个人了。


Tony“嚯”的站起来,跌跌撞撞的跑出卧室,好像撞到了谁,又好像没有,Tony顾不上这么多,磕磕绊绊的凭记忆跑到室外的通道上,好像这样就能看到Steve在什么地方一样。


从外面晨跑回来的Steve拎着Tony喜欢的甜甜圈回到卧室,本想给Tony一个惊喜,一开门却发现人不见了,整个人都快急疯了。


“Tony!Tony你在哪?!”


不在卧室,不在卫生间,不在实验室,一个看不见的人能跑到哪里去,Steve焦虑的在餐厅来回踱步。


“Cap你找Tony?他在阳台外面。”刚被Tony撞了个踉跄的Clint指了指外面。


Steve一听这地方就全身汗毛乍立,快速的冲出去,就看到Tony倚在玻璃护栏上往下眺望什么,好像随时都会掉下去,Steve的心脏几乎被吓的停止。


“Tony!”Steve因为过度惊吓,连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


Tony猛地回过身来,然后就撞进Steve的怀抱中,Steve用力收紧了双臂,把Tony牢牢的捆在怀里,“你非要吓死我才甘心!”


“都是你的错Steve,我变得不像我了。”Tony的鼻音微重,瓮声瓮气的说。


“哪里不像,你还是随时会给我个大惊吓的Tony·Stark,你万一掉下去怎么办!”


“战甲会接着我。”


Tony从Steve过分用力地怀抱中挣脱出来,神情恢复了以往的不可一世,Tony觉得自己真的变奇怪了,只要Steve在,他好像就无所不能。


“我闻到你身上甜甜圈的味道了。”


Steve无奈的笑了,“因为你乱跑,所以被我喂Clint了。”


“分手吧Steve。”






彩蛋1:


“铁罐是瞎了,又不是手断了。”Clint看着Steve一叉子一叉子往Tony嘴里投食,无语的说。


“我看不见怎么插食物啊。”Tony摊摊手,表示自己其实也很无能为力。


Clint悲愤的扭头看向低头默不作声的Natasha一众人,哀叹真是人心不古世态炎凉。


为什么要让我这个全联盟视力最好的坐这两个狗男男对面!


Tony暂时失明,苦了这群无辜地吃瓜群众。






彩蛋2:


三天后Tony的视力终于恢复了,Tony兴奋地和Steve扑做一团,不可描述之后,趴在床上突然瞄到了房间角落里的摄像头被扯掉了。


“你把房间里的监控怎么了?”Tony歪头看向一脸正直的Steve。


“在军队告密者就是这个下场。”Steve回答的无比淡定。


只觉得自家男朋友跟AI较劲很萌的Tony再次扑向了Steve。


今天的老贾心里依旧很苦。




END


再过几个小时年龄就要从1开头变成2开头的了,这一年好像除了沉迷盾铁好像没做什么特别有意义的事(放屁明明盾铁最有意义),希望自己能像真正的大人一样成熟起来,毕竟已经是大三的老女人了嘤,所以也请包容我这篇里喷洒的狗血和少女心。


有科学性错误请见谅,我只是一个快5年没学过生物的文科生……


感谢看到这里的人。

评论

热度(131)

  1. 快银小天使大家好我叫中栗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