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银小天使

all铁党。主盾铁副冬铁。其他的只吃一点点。

吃吃吃吃吃:

#
娜塔莎在房间的角落里找到了抱着盾蹲在墙角的史蒂夫。
“嘿亲爱的”
史蒂夫满头大汗地抓住了娜塔莎的手。
“娜塔莎!戒指!我把戒指弄丢了!我早上……哦不是昨晚,昨晚我明明放到了口袋里我保证!我检查了很多遍我是握着它睡觉的!噢我的天我会不会忘在了睡裤口袋里上帝啊托尼一定不会原谅我……”
“放松,呼气,吸气,来,我们先起来好吗?戒指在巴基那,你早上换上西装的时候就交给了他,想起来了吗?”
史蒂夫听到娜塔莎的话,深呼出口气,又突然紧张地站了起来。
“还有还有天哪我的工资。我的工资,我还没从弗瑞那拿回来,婚礼的钱全是托尼……托尼他负责了所有的!不行我不能这样!虽然我的工资不多,但我一定要交给托尼!”
娜塔莎拉过史蒂夫的领带。
“亲爱的,我的确挺喜欢你,平常也对那个小胡子富翁有点儿意见,但这并不代表我会眼睁睁地看你从婚礼现场逃走让他伤心,明白吗?”娜塔莎温柔地威胁道,又整理了一下史蒂夫的衣领。
“如果你开口,斯塔克愿意把整个纽约都买给你,神盾局的那点可怜的工资,如果你交给他,他可能会冲到寇森办公室质问他把你剩下的钱都塞哪去了,知道吗?”
史蒂夫瞪着蓝汪汪的眼睛,点了点头。
“好了帅小伙,外面都准备好了,我们出去吧。”
娜塔莎挽上了史蒂夫的手,半拉硬拽把他带出了房间。
#
克林特挑着眉坐在一旁观察着正在打游戏的托尼。
“怎么了,我今天可是要结婚的人,不需要除了史蒂夫以外的人深情款款的目光。”
克林特啧了一声:“铁罐头,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以前瞒着我们结过婚?”
托尼头都没抬,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快速点击:“是啊是啊,我十八岁的时候在地下室和笨笨举行了婚礼,可惜那混蛋把香槟喷得到处都是,还把易拉罐环儿塞到了黄油手指的底座里,所以,我可忍受不了这种生活,协议离婚了。”
克林特白了他一眼。
“斯塔克,时间快到了。”娜塔莎伸出头喊了声。
托尼可惜地叹了口气:“这么快?我还没通关!”
克林特嘟囔着给了他一拳:“快走啦!”

#
走红毯的时候史蒂夫左脚绊了右脚三下,踩了托尼的裤脚五次,托尼一直掐着史蒂夫的腰提醒史蒂夫站直着走别靠在他身上就像软骨动物一样。
誓词是自己写的——史蒂夫一边念一边擦着红红的眼眶,到后来几乎泪不成声,在场的人估计没几个听懂他在说什么,托尼掐着他的下巴,直接咬上了嘴唇。
“你要再哭,明天的头条就会是'钢铁侠逼婚美国队长,星条旗英雄竟在婚礼现场痛哭流涕'。”
史蒂夫立马闭上嘴强迫自己不发出声音,眼泪还是挂在他红彤彤的脸上——“嗝”。
“念誓词时能打嗝的估计全美国都只有你一个人。”
下面的好友们笑成一团。
“不准笑!咳咳!”托尼清了清嗓子掩饰尴尬。“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的确不怎么紧张。按理说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但好像我并不意外,和他在一起之后我便自然而然地开始想象这些,想象未来的生活。不过我的确是没想到他会哭得像是被我强迫压上了婚礼现场一样。”
克林特已经笑趴在布鲁斯的身上,索尔因为笑声太过猛烈被洛基施了静音术,正张着嘴手舞足蹈。
托尼又拉过史蒂夫的手,为他带上了托尼亲手打制的戒指。
“你好,我是托尼·罗杰斯·斯塔克,以后请多多关照。”


彩蛋:
托尼大张着双腿攀在史蒂夫的身上,被顶得说不出完整的话——他已经开始怀念那个婚礼上泪眼朦胧的史蒂夫了。
“啊……你说说……嗯对那里……为什么……慢点!……哭得那么凶?”
史蒂夫愣了愣,托尼笑着摸了摸他红红热热的耳匡,史蒂夫的眼神暗了暗,又把托尼的双腿拉得更开,往深处挤去:“我没哭,那只是四倍的体液分泌。”

评论

热度(106)

  1. 快银小天使吃吃吃吃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