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银小天使

all铁党。主盾铁副冬铁。其他的只吃一点点。

【盾铁】他是我的

怀光:

小蜘蛛的内心是崩溃的
这年头追个星都能被威胁

最近在瓶颈期,为所有的不好吃致歉






史蒂夫摘下头盔,甩了甩自己被汗浸透了的发丝,有几缕粘哒哒地粘在他的额头前,他随意地把它们都往脑后拨弄了下。
他的唇角从回到复联大厦时就一直翘着,昭显着他愉悦的心情。
毕竟只是想想马上就能见到托尼,他就没办法控制自己不露出这样傻乎乎的微笑。

史蒂夫的步子越来越快,他几乎是小跑着进入了复仇者们的休息室。
他环顾四周,休息室出奇的安静。
以他平时的经验来说,晚饭前这段时间一向是复仇者们默认的交流感情的时候,就连最内敛沉默的班纳博士都会准时出现在吧台边。
而今天,这里只有胖特工翘着二郎腿坐在地毯上卡擦卡擦地吃曲奇,见到他来了下意识地把曲奇罐子往怀里搂了搂。

“…没有人会抢你的曲奇,克林顿。”史蒂夫抽了抽唇角,“托尼——我是说,别的人呢?”

克林顿伸着脖子吞下了嘴里的食物,舔了舔有些干的唇。
“娜塔莎说要去做个精油按摩,博士已经呆在实验室整整一天了,旺达和幻视在厨房研究新的蘑菇汤配方,而你最想问的——别瞪我,我心里明白着呢,你其实就想问他在哪儿!“胖特工眉飞色舞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欠揍。

史蒂夫挑了下眉,把指节捏得咔吧咔吧响。

“托尼在他的工作室里改进蛛丝发射器,和小蜘蛛彼得一起。”
克林顿立刻老实交代了。

在看到史蒂夫转身就走,往工作室走去的时候,克林顿对着他的背影喷了喷鼻腔音。

史蒂夫甚至来不及脱下制服,或者痛痛快快的洗个澡。
他的步子迈得又大又急,一心想快点见到托尼,再和他说些“我回来了”之类的像家人——或者爱人一样的对话。

史蒂夫终于站在了托尼工作室的门口,他努力平复着呼吸,好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急切。

Friday在扫描之后为他打开了门:“最高权限拥有者,罗杰斯先生。请保持安静,先生和帕克先生处于睡眠状态。“
Friday一向是个温柔体贴的姑娘,像她的哥哥Jarvis一样。

踏入托尼的工作室之后,史蒂夫的眉眼就带上了柔和的笑意。
他轻手轻脚地绕过了地上随意散落堆砌的零件,顺手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演算草纸,这才在昏暗角落的沙发上看见了熟睡的托尼。

这个可爱的天才此时正窝在长沙发的一个角落,腰后垫着一个抱枕,一头鬈发乱糟糟地耷拉着。
他睡着的样子看起来十分乖巧,甚至有些不符合年龄的天真意味。

而史蒂夫却活像被一桶冰水当头浇下似的,满心的躁动雀跃消失得一干二净。

这都是因为占据了整个儿沙发、还亲昵地枕着托尼大腿熟睡着的那个男孩,他身上还裹着唯一一条毯子,托尼的手搁在他头上,亲密无间的样子。

彼得似乎是感受到了史蒂夫紧紧胶着在他身上的视线,他的睫毛颤了颤,有些不安地动弹了两下。
托尼并没有被吵醒,他胡乱揉了下彼得毛茸茸的脑袋,含糊地咕哝了句“别乱动,睡衣宝宝”。
于是男孩被安抚了,继续沉沉酣睡。

史蒂夫站在原地,表情晦暗不明。
自从他回到复联大厦就发现了,这个男孩对托尼的热情简直格外的高涨,他毫不怀疑对方花了几乎所有的课外时间在粘着托尼这件事上。
而托尼也出奇的纵容对方这样的行为,他和这个男孩一起出去巡逻,辅导对方功课,给他的家人打电话报平安——明明哈皮就能做,在吃饭的时候坐在一起,电影之夜也挤在一张单人(重音)沙发上,他甚至能容忍彼得挖走他的乳酪蛋糕!
天知道史蒂夫仅仅是说一句“少吃两口”都会被瞪!
史蒂夫觉得自己的心里烦闷的很,就像有一把无名火在灼烤着他似的。

沉默了一会儿后,他走上前,盯着沙发上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看了两眼,然后伸出双手。
他以最快的速度把彼得的嘴捂上,然后一把扯起这个男孩,半拖半拽地把他带出了工作室。
托他一路收拾东西的福,好歹清出了一条干净的路,能在不发出声音的情况下把彼得带出去。

彼得踉跄着站稳了,他有些懵,甚至连眼睛都是迷蒙的。
天知道他被捂住嘴的那一霎差点下意识发射蛛丝,准备把来人捆个结实,还好他看清了队长的脸。
彼得无措地看着面前脸色阴沉的队长,有些搞不清状况。

“收起你的小心思,男孩。”
史蒂夫抱着胳膊,唇抿得紧紧的。
“他是我的。”

彼得:????

评论

热度(298)

  1. 快银小天使怀光 转载了此文字